鬼谷三千
空/阿尔巴罗/吉尔伽美什/库丘林/与仪/麻仓好/道莲/罗斯/宇智波鼬/Kcalb/库利亚/松冈凛/黑桐干也/叶修/太宰治/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狛枝凪斗/段野龙哉/日野真纪/班/枢木朱雀/夜斗/Adam·Taurus/Qrow·Branwen/Jack·Frost/Nick·Wild/艾梅达尔/Jack·Wilder/Ron·Weasley/古利德/姚麟

朱修/天白/双龙/崇花/佐斩/平田/太中/RF/Qrow×Ozpin/快新/日野真纪×成濑真人/艾梅达尔×帕尔卡/多行/狛日/眼左右/灵茂/古利麟

冠阳/金剑/叶橙/隼歌/Adam×Blake/罗赫/星海/Kcalb×Etihw



原创占60%,同人占40%。
 

《[AB]Mangata》

Mangata(瑞典语):描述月亮照在水面上微微摇曳的、路灯一样的光芒。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AB续一秒。

OOC属于我,不要怪我cp,也不要怪我A哥。


  “来睡衣派对吗?”


  “不了,我现在没什么心情。”Blake在床上翻了个身,睡裙的角搭在大腿上。


  “我闻到了郁闷的味道。”Ruby抱着枕头窜过来。


  Blake伸手拿过枕头,弓身像只猫一样把脸埋进枕头里,她抽抽鼻子,模模糊糊地问:“郁闷闻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快新]如果在冬夜,有一声枪响了》

小学男生彼得的日记:


12月23日    星期三     阴 雪  

  老师今天布置的作文是《窗边》,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这个题目我小学就写过一百遍。她对这傻题目的解读是“经由窗户看人生”。怎样都好,我家住在市中心的旧式公寓,窗外就是商业街。

  刚搬来时我还会天天爬上窗台,盯着外面的世界一整晚,直到我妈进房间打我屁股,而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以前我需要垫着凳子才爬得上去,今天竟然踮起脚就可以了。...


《断章》

尼诺最近一次捕捉到吉恩的影像,是一次在雨后,吉恩迈腿跨过一滩积水,钻进湿漉漉又黑漆漆的人群,如同孤身进入黑色松林。他希望吉恩不要回头,也不要埋头看清水里自己的面孔。

《[快新]无能与无所不能的故事》

  认识的第一天,快斗讲了一个造物神与救世主的故事。


  造物神全知全能,而救世主一无是处,造物神捏造了山、川、湖、海,救世主只是游历此间。我们现在所站着的土地,呼吸的空气,跳动的心脏,都是造物神的手笔。


  从鱼眼镜看去的世界,以自我为中心的弧形,新一放下弹珠,在高楼天台的边缘晃着腿。


  快斗(据他自称)和新一同龄,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一头短毛不服气地翘起,他那自大的口气就像活了太久太久抑或是自负过头。


《[平新友情向]雪原》

不是cp,不是cp,不是cp

先随便摸个鱼,假装我在正经写东西


  “说起来啊,工藤。”


  “做什么?”工藤新一背对着他翻弄背包,案件相关的剪报一叠,手机一个,没有信号,啤酒两罐,工藤摇了摇罐身,果不其然已经冻住。压缩饼干一板,在路上就快被偷吃完了,粗略算起来,顶多能撑两天。


  “一般关系好的朋友,不是应该互称名字吗?为什么我们还得叫对方的姓啊。”


  “你问我我问谁。”工藤说,“叫名字也可以。”...


《[快新/片段]BUG》

不准备写下去


  目击者说,大半夜,两名青年在旋转楼梯上接吻,螺旋往复的梅比乌斯,永无止境的西西弗。像极了希区柯克电影的开头,他们选择哪扇门,结局的枪声就会在哪里响起。


  接头指定的地点容易暴露,他裹得像只乌鸦,手里掂着板结着雪的伞,伤寒如同他眉间的雪景。


  那人踩着树形投下的怪影子走来,顺手递过一支烟,工藤没接,他们俩并排站着。像两个等待误时班车的乘客。


  “宝贝,宝贝,当他一蹦一跳地经过这里...


《[快新]差一点就是个爱情故事》

  当春天终于抵达这个街道,东京的天气终于开始回温。黑羽好巧不巧患上了轻度的花粉症,在家里卧沙发养病,一天接一天睡着漫长的午觉。发热期啊,他挥着手掌,全身使不上力,拳头也握不紧,因而接吻也被禁止。


  “阿嚏——!”打喷嚏就像开枪一样,会被后坐力弹起,黑羽挂在沙发上胡思乱想,毯子拖到了地上。


  门口的锁孔转动,大门开了。


  “你今天去哪了?”黑羽仰起脸,看起来像是在问天花板。


  “趁着变回高中生,回学校踢了几轮足球。”变小的工藤,...

《[快新]梁上君子(四)》

这章大缩水,不过好像没什么可以讲的了,就是随便补下推理剧情

写的十分赶,完结之后我会把全文整修添补然后发到快新存文子博上,就当现在这个是初版吧!

如果还有人在看,非常感谢你


逝川流水露之世(四)


  大淖连湖,水接着天。


  她铺了毡毯在沼泽里行走,仗着身板轻灵,她行走的姿态熟稔,就像豆娘蹑行过湖面。春夏水刚盛,苇荡此时还是绿的,大风刮来,徐徐撼动整片苇荡,流云打着卷。村里通晓一些五行风水的老人言,这几日不宜外出采摘,这大泽罩着好大一片乌云。


  她沿...

《[快新]梁上君子(三)》

虽然好像没什么人在等,但是大家久等啦!——

虽然本文并不是什么正经的推理文,我个人觉得是十分正统的恋爱向,这章几乎没什么恋爱成分,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无聊

不坑,不坑


逝川流水露之世(三)


  “逝川流水不绝,而水非原模样。淤水处浮起水泡,忽灭忽生,哪曾有久存之例。”


  这是一个寻常人的悲情戏,定眼于数百年未有闹饥馑和旱灾,颗粒丰收的普世之下。近年来兴起的史戏,将年代悲剧夸张演绎出来,加以渲染,便很能引起共鸣了。


  工藤在周边走访得知,...

《[快新]梁上君子(二)》

其实我好想直接让他们开始恋爱


逝川流水露之世(二)


  工藤不在意觐见的是泰山府君,还是地藏菩萨。


  却没法习惯看到死人。


  被前来扎堆碍事的镇民簇拥着,有人大声地喊了几句“都让开!工藤君来了!”“快多扎几个灯!”,零星的提灯在人们手里晃动,一呼应,立刻相应起更多。工藤强撑开眼皮,雨水累赘,那些灯笼像腐草中生出的萤火,大人小孩聒噪着,不安着。怪盗不知道溜到了哪去,可能趁乱混入了人群中,这也是他常见的把戏。...


《[快新]梁上君子(一)》

开个连载,架空古代,没有任何考据

因为比较忙所以会更很久,非常久,但是(应该)不会坑


逝川流水露之世(一)


  阵雨骤然,眼下的及时避所茶坊生营红火,下着雨也听得见语声嚷嚷,他挑开门帘进去,斗笠上现形的水汽斜坠而落。


  他出门时挎包总收拾得很轻便,今天只带了四部丛刊本的首本和记事的簿子,只坐选定的桌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小规矩。


  落座时,他刮了刮对面的杯壁,触感干燥。


  “今天毛利先生没来?”他问。...


《[快新/片段]風》

不写了,当做入坑证明。

大概是黑羽被绑架前提,常在河边走嘛!(强行

最后描写的那段出自《世纪末的魔术师》,官方真大手。


  “我侦破过几起绑架案。都是小孩子和女性,考虑到体力和心理承受的问题,所有人都焦头烂额,家属们几近崩溃。推理是理性的,我就像一个看客。”


  工藤冷静依旧,“……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他们的感受了。”


  黑羽歪着脑袋想了想,终于找出了违和感来源于哪里,工藤是从正面环过椅子给他松绑,而这看起来像个冷冰冰的拥抱。他完全可以从背后解开绳子的。...


  “事到如今,你还有其他的什么怨言吗?”


  “从未有过。”


  “哈哈哈,真是有趣。你还是老样子啊,凭这副无欲无求的姿态来施行正义,你真的以为你是人形兵器那样的铁部件吗。”


  “又被你看出来了。”青年半跪在神坛上,转身回望,本应是殿堂的地方,现在只是一座悬浮的长廊,不断有碎石陷落,坠入下界。需蹚过八百八十坛血池,杀光八百八十个异端,又经圣水洗礼八百八十八次,宣誓八百八十遍,迈过八百八十层台阶,方可入内。彼时回荡着合唱和铁骑移动声的殿堂空无一物,被处以绞刑者...

《高中生恋爱纪实》

闲来无事,上来放两个片段。然而我正文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开始。


  他拉长了目光向着灯光下看去。长裙下露出脚踝和部分小腿,运动外套包裹着瘦削肩头,头发很自然地散开,张望的样子,连匆忙时裙角的褶皱都像飞扬跋扈的鸟。他喜欢的女孩子,像一支只在阴天唱起的歌。


  更早一点的夏天,沈则书十七岁。


  他早晚骑着自行车上学,不坐大巴更没私家车。普通学生起床大约六点半,他就六点起,到校门口的奶茶店里取走里间的工作帽,扣在头上,然后盘在柜台里等着慢慢多起来的学生。有时候太早了,他就从书包里抽出数学题来做,用笔尖支着...

《写手杂谈向二十题问卷》

跟普通的问卷不太一样,跟普通的二十题也不太一样。取用随意,请注明出处。

1.请写下喜欢的颜色

2.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名词

3.请写下一个喜欢的形容词

4.请写下一个喜欢的成语/四字短语

5.请写下最偏爱的季节,并写下一段关于这个季节的话

6.请写一段间接表现“热”的段落

7.如何描述“光影”?

8.请随意描写一种植物

9.请以一段对话表现一个人物的性格/一段剧情

10.请摘录一段你喜欢的歌词/诗句/文章

11.认为自己的文风最像哪首歌的风格?

12.写几句童话吧

13.写几件很酷的事情

14.描述自己曾经的一个梦

15.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电影镜头

16.描述自己喜欢的一个漫画分镜

17.列出自己迄...

《[喻黄/短打]那么早的时候》

我看见少年的你。

黄少天站在清晨行人稀疏的街头,学生们穿着统一的麻袋深蓝色校服从他身旁经过,他的目光死死定在卖早点的铺子旁立着的少年身上。他混在白粥热气里,混在叽叽喳喳青春期骚动的同龄人里,被旁边类似同学的人勾着肩膀,黄少天几乎能想象他的熟稔语气,带点容忍的说教,校服规整,袖管里伸出枝节清挺的手臂,裤腿里只摸得清大概轮廓的精瘦的腿,他微仰头活动颈部,抬起手看时间的动作,含着水一样风一般的笑意替旁人扫去肩上的樟树叶。十四岁,即将面临中考,山清水秀的家乡,喻文州。这是个逻辑混乱的梦,黄少天清楚地知道,再也没有任何一处未来能够看到他的少年残像。

那年康师傅还没有推出冰绿茶,日本阪神发生喜闻乐见...

《[周江/短打/完]有声默片》

BE预警

作者接受各种方式的谈人生。


  江波涛把终端机从口袋里摸出来,已经被人流挤了老远。他扫了眼时间,要买到周泽楷喜欢的天然食材已经不可能了,惠民市场里大概挤满了全副武装来抢购的年轻人,又抬头看着污染严重的酸雨腐蚀掉新建起的瞭望台,不怕死的穷苦少年把铁板顶在头上在雨中奔跑,他的伪劣机械义肢发出警告意义的蓝光。夜晚降临的时候全城警备,搜寻的空舰参照了宇宙方舟的外形,在半空中像鲸骨游曳,穿透雾雨,投下一束束探照光。


  江波涛靠在遮雨棚下轻轻吸气,他的气息在黑色的骤雨里无比平静,像置身宇宙。他用脸颊轻轻蹭过衣领,把下...

除草

《[喻黄/短打/完]酒精程式》

  当刚刚挂上构建绿色和谐城市的这个小城最后一家大排档打烊,黄少天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困窘境地。他刚登上自己的小摩托做出快马加鞭的姿势,叶修一干人等硬是把他架了下来,做完这件还算有道德的事后自身难保地散了。他歪倒在旁边眯起眼看头上鱼肝油似的光,狠狠眨了几下眼睛眼见还是模糊的,他用袖子去揩,发现是轻弹的男儿泪。有装着记忆的玻璃球成群结队地来,橙子或者菠萝的颜色,磕碎在他难以张开出言的下颌。


  这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分手的第二十个月,为什么不化成年的单位是因为每月他领工资时就会忍不住想起喻文州总爱在这天耍点小浪漫,...

© 鬼谷三千/Powered by LOFTER